果果逗

果果逗

奶头被几十个男人吮过

时间:2022-10-08 14:48:43 作者: 来源:

岚云国,青晖城城西外。

鳌峰山脚,丛林围绕,绿树成荫,一条破旧石梯直沿顶峰。

有人抬头张望,望尘莫及的石梯不由使他脸露愁态,叹息一声,无奈踏上。

山顶茅屋,一抹纤瘦的身影孤身站在高崖边的破旧凉亭中,一目了然的山下景色,颇为壮观。

泽白目光落在城东城门外,只见长长队伍徘徊,排场略大,实在威风。

转眼间,两个月过去。

前世记忆,依旧犹新。

小说

白床上的她,挣扎已久,一纸病危,让她的家人们选择尊重她的意愿。

一栋摩天大楼,一副水晶棺材,一场熊熊大火,祭奠式的葬礼在M市的某个夜晚进行。

她静静地躺在水晶棺材里,空气中弥漫着微甜的气味,略带着让人窒息的灼热感。

闭眼后,她似乎听到雷鸣声响。

再次睁眼,她便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。

那一夜,她从一片漆黑的森林中醒来,身边躺着一名身受重伤的男子。

陌生的记忆大量涌入,她以岚云国凌王遗孤,甄云郡主的身份再次重生。

那个男子,不知道是否还活着?

鳌峰山巅,一缕月光从夜空厚云照落,泛红的剑刃在漆黑中划过一道道寒光,数十黑影从一开始的站立迎战,逐渐一一倒下,后来者见状,都不敢贸然上前,只是保持距离将男子堵在悬崖边。

风起之时,雷声作伴。

一支利箭逆风而去,目标明确,穿过男子胸膛,霎那间那抹身影便消失在那片漆黑的悬崖之下……

当然,这是原主最后的记忆,她与中箭男子一同坠崖了。

庆幸,她魂穿了。

庆幸,他大难不死。

顺着原主记忆,她将男子带到一处陵墓中疗伤。

男子身上大大小小、新伤旧伤共三十七道,对于她这位医学院博士后来说,他的外伤并不难处理,只是体内的毒却是一时难解。

本想处理好伤口,到墓外寻点药草为他解毒,谁料到,墓中机关被启动,陵墓关闭,他被关在墓中,现在怕是……

“郡、郡、郡……主!”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只瞧崖边石梯方向,一个衣衫凌乱,发髻松垮的少年郎,气喘吁吁地向她招手。

泽白有趣打量,看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好奇问道:“何事这般着急?”

景焱望着淡然自若的泽白,眸中依旧藏不住露出一丝诧异。

自从那日,阿爹将郡主从陵墓中带回来之后,像变了个人似的,安静不少、沉稳不少、从容不少……倘若不是她拥有一张熟悉的脸孔,感觉面前之人是来自于一个极为遥远的地方。

郡主的改变,阿娘总结一句:‘吃一智长一智,人总是要长大的。’

真的要长大了吗?

其实现在的郡主不是不好!只是偶尔沉闷一些,城府深一些,不再那么好忽悠。

瞧着景焱又呆呆的看着自己,泽白冲他展颜一笑。

甄云郡主,传闻,除了美貌,所有的缺点她都占了,嚣张、跋扈、刁蛮、任性、刻薄、小气、贪财贪色、阴险狡诈……

在青晖城百姓眼里的甄云郡主,简直就是一个小霸王。

为了避免更多人察觉到她的改变,泽白才选择时不时地到山里小住几日。

泽白回头看向高处石崖,一朵白花正向着朝阳逐渐绽放它极美、极艳的花姿。

此时天空逐渐被厚云覆盖,估计再不下山,怕是来不及了。

泽白微微道:“回去吧!”快要下雨了。

“回……回去了?”景焱一脸懵逼,他好不容易喘顺了气,这就下山啦?那他刚才千辛万苦上山是为何?

泽白点头,回他一抹浅笑,便踏上下山的路。

景焱郁闷,郡主那抹浅笑显然在说:‘不然呢?’

他想哭,他好累……

刚到山脚下,瞧着树丛中藏着不少外来人。

他们正窃窃私语地议论着,全然不怕被人偷听到。

他们的话语间,有偷袭,有刺杀,有流程,还有目标人物……云玥王。

泽白和景焱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高树上,有趣打量着这群刺客如何挖坑、如何探讨计划、如何埋伏……

“你说花钱请他们的雇主,看他们这副蠢样,会不会想收回佣金?”泽白一边啃着果子,一边有趣打量。

这群人真的是刺客吗?折腾半天就是在树上挂几条绳网?拿枯叶盖着坑?这就是陷阱?这就是埋伏?

请问他们是认真的在做刺客这份工作吗?

景焱耸耸肩,一副‘我也想问这个问题’的表情作为回复。

显然,这群刺客计划并不是很成功。

绳网刚挂上树,正准备挖坑,网掉下来了!

好不容易坑要挖好了,在坑上拉人上去的人掉下来了!

瞧着终于有成果了,一个马蜂窝从树下掉下来了!

躲过了马蜂,又遇山猪,逃跑间,全部掉进自己挖的坑里了!

倒霉!真倒霉!倒霉透了!

……

一路朗朗笑声伴随。

景焱突然想起阿娘让他带的话,连忙道:“郡主!今日是云玥王入城的日子,你身为郡主不去迎接,要是被皇城里的人知道了,会说你有失礼节的……”抬头瞧了瞧天色逐渐暗去,淡淡道:“罢了!也来不及了!”

阿娘说,午时入城!这都申时了!

泽白心中冷笑,有失礼节?这座青晖城本是原主亲爹的封地,她在这里一住便是十六年之久,现在有人来霸占她的家,难不成还要她笑脸相迎?

云玥王!她的异姓王叔!岚云国军功赫赫的镇国大将军!奉命来占巢的鸠!

怪不得一大早就瞧着城门处聚集那么多人,怪不得有刺客埋伏在鳌峰山岭要刺杀他,怪不得景焱那么早上山来找她……

算了,反正再过几个月,这座青晖城就不再是她家,爱来不来,关她何事?

虽然郡主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可眸中淡漠的神色还是清晰可见,景焱小心翼翼地说:“云玥王入城,并未定住所,城中百姓提议将凌王府让出三分之二的地方给云玥王盖王府。自五天前便开始收拾,当然莲雅苑还是郡主的!”

“郡主,你不生气?”

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
相关推荐

女生小说热门

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坐着脸上㖭

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强奷h工地短篇

前后夹住两根大玉势 小芸在地下室被C

第章村医难受呻吟春药 美丽校花呻吟求饶

野营帐篷里的呻吟h 学校没人的地方做了三四次

gl高肉做到哭(ABO) 门卫老头狠揉双乳

女生小说推荐

热门文章

分手后有尊严的一段话,分手后的短句八个字

回忆曾经美好的说说,关于回味经典的句子

最暖心霸气的爱情句子*暖心浪漫说说短句

新车异味很大怎么办/六方法巧除新车异味

中医怎么看绿豆煮姜_体寒的人适合喝什么降火

5种妙招缓解眼睛疼痛:7个小偏方可治疗干眼症